首 页 > 新闻 > bet36体育投注备用> 正文

找了长江白鲟42年,他说,最后的答案还是失望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易思含

<>编辑: 值班编辑时间:2020-01-04 09:50:12

   2003年1月30日对长江白鲟来说,是一个非常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从那一天以后,中国长江流域再也没有正式发现过它。M3f潇湘晨报网

   “我没法研究白鲟,因为已经没有可以研究的对象。”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首席科学家、研究员危起伟博士说。同样是他,在日前宣告,白鲟没有步入2020年,又一个名字永沉江底。M3f潇湘晨报网

   “它们(长江白鲟)最后还是没有扛过来。”湖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动物学教授邓学建表示,他曾希望能为学校找到长江白鲟的第二个标本,但也许如今只剩标本、文字、影像和邮票,能告诉世界它来过。M3f潇湘晨报网

M3f潇湘晨报网

  “如果要问我最后见到的那尾长江白鲟,我只能问泡在那瓶发黄药水的白鲟标本了。”电话里,湖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动物学教授邓学建无奈道。M3f潇湘晨报网

  谈到已经被专家认为灭绝的长江白鲟,邓学建说,这是一个太沉重的话题。M3f潇湘晨报网

  “我找它找了42年。”他说,“最后的答案还是失望。”M3f潇湘晨报网

   “我想亲自找到第二个标本”M3f潇湘晨报网

  白鲟第一次走进邓学建的视野是在1978年,他从湖南师范大学毕业的那个夏天。M3f潇湘晨报网

  毕业后,他一直跟随老师研究动物标本。实验室里,一个药水已经发黄的瓶子,引起他注意。M3f潇湘晨报网

  那里面浸泡着白鲟的标本,邓学建说,老师们是在上世纪50年代的湘江找到它的。M3f潇湘晨报网

  要是自己能找到第二个标本或者能亲眼见到白鲟就好了。他在那时暗下决心。M3f潇湘晨报网

  但除了在实验室见到这个标本外,他再也没有亲自发现第二个标本,或者见到过白鲟。M3f潇湘晨报网

  这种俗名叫象鱼的鱼,鱼鳃非常大,就像象耳朵似的在后面耷拉着,同时,非常大非常重。长江渔民因此取了句俗语:“猪大300斤,鱼大没称秤”。早在很久以前,它就作为贡品存在。“这种鱼形态很特殊,是用来朝贡的,除了尾部全身没有鳞片,没有很大腥味,鱼肉是雪白雪白的,没有刺。肉在所有鱼肉中是上品的存在。”邓学建说。M3f潇湘晨报网

  在过去一段时间里,作为上品食材的它被“用板车拖到街上去卖,像卖豆腐一样,要多少切多少,也不用称”。M3f潇湘晨报网

  谁也没想到,今天的我们会失去白鲟的踪迹。M3f潇湘晨报网

   42年的寻找,等来的还是失望M3f潇湘晨报网

  “我留下药水,你们要是发现了奇怪的鱼,就马上联系我啊,帮我留下来,千万千万。”从1978年起,邓学建每年都会来到洞庭湖,在每一个研究基地进行走访,一待就是一个月。西洞庭湖目平湖渔民、保护区技术员彭波涌还有南洞庭湖的渔民老陈,是邓学建长期建立的“通讯员”。一旦发现平时没见过的鱼,他们会马上给邓学建写信,有了手机后,就换成了拍照联系的方式,方式发生了变化,但是这份默契已经成为了习惯。M3f潇湘晨报网

  邓学建说:“我的小心思就是要找到白鲟。”M3f潇湘晨报网

  “在湘江,它曾经是常见鱼,鼻子很长,和中华鲟一样古老。中华鲟生活在海里,在长江上游产卵,白鲟一直生长在长江,并且身上没有骨板,是软骨硬鳞鱼。”邓学建说,“长江就是它的家,是它洄游产卵的地方。但它在洞庭湖也有分布,所以我一直在洞庭湖进行研究”M3f潇湘晨报网

  42年过去了,渔民找到的所有奇怪的鱼,都没有被署上白鲟的名字。M3f潇湘晨报网

  所有的期望,一点点磨成了失望。后来,他唯一的指望成了:在长江还有白鲟。可是唯一的侥幸心理,也在前段时间被三峡大坝研究员的“是真的没有看到了”给打碎了。M3f潇湘晨报网

  “心里咯噔一下,最后一点希望都变成为失望了。”邓学建形容。M3f潇湘晨报网

  那一刻,他心灰意冷。M3f潇湘晨报网

   最后的信号,再也找不到了M3f潇湘晨报网

  与邓学建相比,在论文中告诉世界长江白鲟已经灭绝的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首席科学家、研究员危起伟博士也许要幸运得多。M3f潇湘晨报网

  2003年1月,在危起伟和同事以为再见白鲟遥遥无期时,一个求助电话打进了长江水产研究所——四川南溪有渔民在长江中误捕了一尾白鲟!M3f潇湘晨报网

  这是一条长约4米、重为150多千克的雌性鲟鱼,年龄约30岁,其腹中还有大量鱼卵。为避免长途运输对它造成新的伤害,专家将白鲟就近安置在了一个网箱养鱼船上。它的头部和尾部有明显的伤痕,于是专家们对它进行了消毒和缝合伤口的处理。它的皮肤上有一些红色斑块,像是皮下淤血,经过3天3夜的精心救治,误捕于南溪的这尾白鲟身体状况仍然没有完全恢复,但已经没有致命的伤情了。考虑到网箱养鱼船内空间狭小,专家们为这尾白鲟做了最后一次治疗,并将一个电子追踪仪安装在它身上,接着把它放回了长江。M3f潇湘晨报网

  “它那么迫不及待地想回到江中,几乎没有等到我们将绳子完全解开,就奋力挣脱跳进了江中。”危起伟说。M3f潇湘晨报网

  救助团队登上安装了跟踪装置的快艇,跟着白鲟身上追踪仪发出的信号顺着长江航行。白鲟先是顺流而下,后来掉头逆流而上,说明它能够抗击水流,体力不错,所有团队成员都为它高兴,也很乐观。专家认真地追踪和记录着白鲟的活动情况,为以后的工作留下了宝贵的第一手资料,这也是人类第一次科学追踪白鲟在自然界生存活动情况。M3f潇湘晨报网

  没想到,当一切工作走入正轨时,1月29日晚追踪快艇的螺旋桨竟然坏了。那天是农历年的腊月二十九,几乎所有人都沉浸在节日的愉悦中,商店关了门,他们找不到地方换螺旋桨。那个年,危起伟过得很不踏实。M3f潇湘晨报网

  大年初二,他就带着修好的追踪艇来到长江边,将其放入信号消失的地方。接下来,他们在长江上来回巡航扫描。M3f潇湘晨报网

  但最后的信号,再也找不到了。M3f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记者易思含M3f潇湘晨报网